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厘清定位明确目标 汽车国企"对号入座"加速改革

发布时间:2016-01-27 08:31:03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建鹏

  为解决国有企业普遍存在的目标多元、定位不清问题,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国家发改委于近期联合下发了 《关于国有企业功能界定与分类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明确,根据主营业务与核心业务范围将国企划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并分类推进改革、促 进发展、实施监管和定责考核。

  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分类改革作为国企改革的逻辑起点,其重要性更加凸显。汽车国企“对号入座”,有利于明确其功能定位,增强企业活力,及对其进行科学监管。

  -国企分类宜粗不宜细

  过去“一刀切”式的粗犷管理使国企定位模糊,改革实施效果也大打折扣。因此国企分类一直是共识,但如何分,专 家们有不同理解。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告诉记者:“有主张根据企业市场化程度分为竞争性和垄断性的,有的主张按照国有资本职能分为收益性和公益 性,还有的主张依据企业的产品服务分。”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研究发展中心常务主任郭焱表示,如果加入技术、社会等维度则是更精细的分类。

  此次《意见》将国有企业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两类,二者在发展目标和运行方式上有所不同,其中商业类又包括充分 竞争领域和关系国民经济命脉领域两种,这种分类在刘瑞看来,更加科学、实际。国资委有关负责人解释说:“《意见》充分考虑国有企业功能的多重性、复杂性, 及其所属行业特点和发展趋势,分类宜粗不宜细,且要依主业进行动态调整。而无论商业类还是公益类企业,都是独立市场主体,要与市场经济融合。”

  但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普遍兼具盈利性与公益性,这加大了国企分类的难度。尽管汽车行业整体属于商业类充分竞争 领域,但对国有车企的分类却没有那么简单。一方面,部分国有车企如陕汽、长安面向私人消费市场生产汽车商品的同时,还承担国家的军工生产任务。另一方面, 车企集团业务涵盖整车研发与制造、零部件、汽车装备、汽车服务、投融资等业务,北汽集团还涉足了通用航空产业,一些车企则开办了技工学校。如中国企业研究 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所说:“分类会直接触及利益调整,如果是亏损板块剥离,企业会积极配合;但如果是赚钱的业务交出去,企业哪可能乐意。”

  同时老国企还有许多的历史遗留问题,如大量的退休和下岗人员,社会负担较重。对此,郭焱表示:“政府应分担一部分成本,对国企退休人员实施社会化管理,剥离企业半社会职能,卸掉历史包袱,让商业类国企具备平等竞争的条件。”

  -推动车企集团混改和治理转型

  新一轮国企改革明确股权改革要延伸到集团层面,可谓一大亮点。当前国有汽车集团下属企业多已是混合所有制,一 些地方国企如江淮、广汽也进行了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国有控股企业在汽车工业中仍占主导地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说:“过去改革中, 母公司的国有控股不受触碰,子公司则进行各式各样产权改革,混改是碎片化的。”

  表面看来,集团进行改革和“一揽子”重组很不划算,部分“好”资产不能圈来更多的资金,解决债务问题花费代价 又大,得不偿失。但正如郭焱所说,集团母公司不改革,优质资产圈来的钱会慢慢被“不好”的资产和债务消耗掉。由于旧体制管新体制,集团对子公司的管控能力 也不强,导致子公司定位不清从而出现相互竞争,合资、自主业务不能发挥协同效应。对此,郭焱说:“国有汽车集团内部的附属部分先进行改革后,集团整体可以 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实施管理层持股激励、推进集团整体上市整合资产等不同路径,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但混改中,控股权能否放开一直是技术性难点。毋庸置疑,开放控股权乃至经营权,对非国有资本参股更具有吸引 力。“但大部分国企领导都担心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很多民企也怕担上‘侵吞国有资产’的罪名。”张文魁表示,改革中还是要让民资等非国有资本占的股份更高 一些,相关文件则应对国有资产流失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界定。

  解决初始控股权问题的同时,公司治理同样需要实质性转型。《意见》提出,商业类国有企业要加快完善现代企业制 度,优化资源配置,加快科技和管理创新步伐,持续推动转型升级。对此,郭焱强调:“改革中要真正落实独立的董事会制度,落实其在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等重大 决策上的权力。”据了解,关于董事会职权尽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我国也开展了相应的规范化试点,但许多国企实际运营中,董事会职权仍未有效落实。

  -监管和考核应聚焦“管资本”

  《意见》提出国有资产管理以“管资本”为主,即以出资额为限行使股东权力,国资委不再对国企进行过多行政干 预。此被一些专家和媒体解读为新加坡淡马锡式(淡马锡模式即为淡马锡公司的经营模式,其为新加坡政府的投资公司,新加坡财政部对其拥有100%的股权,但 财政部起的作用很小,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公司特殊的董事会构成。)为蓝本的改革。张文魁对此持保留意见,他认为减少政府干预很有必要,但我国学不来淡马 锡模式。他解释说:“一方面,淡马锡出资的国企如果资本回报低,可以把它卖掉,重新投入。而我们的意识形态、管理层和职工意愿,都决定了不可能轻易卖掉不 盈利的国企。另一方面,新加坡的法制体系保证了淡马锡的独立性,而我国组建的资本运营公司,较难脱离政府干预。”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赵英也表示,一汽、东风等汽车集团承担着整合内部资源、发展自主品牌 的重任,国有车企改革中还是要保持政府的适度影响力。不过《意见》明确,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重点加强对集团公司层面的监管, 有利于防止“监管之手”伸得过长。

  对商业类国企的考核同样要围绕“管资本”这个核心。对充分竞争领域国企,重点考核经营业绩指标、国有资产保值 增值和市场竞争能力。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明确指出,完善业绩考核体系要抓紧建立对标考核长效机制、经济增加值分析监测体系、科技创新考核指标体系、特殊事 项清单管理制度,以较准确地反映企业所创造的价值。“国有车企的出资人要追逐高资本回报,考核指标应从追求短期利益转为追求长期的可持续增值收益。”郭焱 说,“在科技创新方面,把自主创新列入国有车企的业绩考核指标,有利于推动汽车集团从事自主研发。否则依赖合资企业获取高额利润,车企集团缺乏自主创新的 内在动力。”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