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北汽总经理郑刚:“做全球新能源汽车的主流企业”(2)

发布时间:2014-08-25 09:17:04  来源:中国网汽车  作者:魏学珍  责任编辑:王凡

  第二个就是绅宝的C70的纯电动车,我们今天已经开发完成,并且跟市政府协商在北京市政府的各个主要的委办局和部门我们投放了一百多台用于试运行。政府以政府公共用车租赁的方式,但是对私人用户我们没有开放,主要的目的是产品开发虽然已经做完,产品验证也完成了,但是你们也知道,纯电动汽车作为一个新产品在投放市场的时候,我们本着对消费者更加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要充分的在市场实际使用环境中,多一点让它实际运用的这么一个经验,取得很多用户的反馈之后进一步的进行改进、提升、完善,因此我们又用了一年的时间在市场上精心打磨,把绅宝C70这款车要打磨成中国自主品牌纯电动车B级车的典范,事实上它也是第一辆B级轿车。那么现在市场验证工作和技术的提升,已经基本告一段落,现在正在做最后的一点点完善工作,相信很快就要正式与广大的私人和公共用户来可以供他们选择。

  另外我们还打造了交叉型乘用车,就是威旺的电动版,目前这款车是非常棒的叫做末端物流和公交微循环的非常棒的一款车型,购置的成本不高,使用的成本更是特别特别低,可以给经营者、给投资者带来很大的投资收益,而它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也足以满足B级的需要,应该说这款车目前也像我们的绅宝一样,我们在北京市已经投放了一些车辆,但是我们仍然要做足够的更加充分的产品验证,目前在北京有一个区,大兴区使用这款车进行社区微循环公交,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老百姓及政府特别感动,所以我想这款车很快的也会正式的向全国范围内推广,应该说过去的四年我们集中精力在现有车型的基础上来进行电动化的改造,依赖于可靠的原车型来打造一个能经得起挑剔用户选择的这么一个三个平台电动化产品,今年年底前第一阶段的工作,前五年的工作就全部结束了。

  说到未来,未来应该说我们可能要两条腿走路,一个仍然是在我们比较成熟的现有传统车的基础上进行电动化的这么一个提升,第二点就是根据纯电动汽车的特点,我们来进行一下全新平台的产品开发和产品的打造,使它更能够适应纯电动汽车使用上的要求,更能够满足汽车智能化的需求,这方面我们一方面是自主研发,同时与国际知名的国际上非常棒的研发团队合作,包括Atieva公司就是我们的合作之一,不仅如此我们还和很多国际知名的企业也在进行同步的开发,比如说电池电机,目前我们也拥有着国内大概是目前比较少或者是唯一,跟国际知名的电池公司像韩国的SK公司,我们有自己的电池工厂,我们也和德国知名的电器公司德国的西门子公司有着我们电机的合作工厂,像这样在我们自主品牌装备拥有核心关键零部件来提升整个电动汽车的品质,我们了解的不多,应该说目前是第一家。

  事实上电动汽车的开发,电动汽车说是对传统汽车是有颠覆性的,我想基本的功能没有什么变化,移动的工具只是附加了很多其他的功能,基本功能是一致的,但是它的颠覆真的是跨产业跨学科的一个成果。一个汽车过去都是叫机械类的产品,所以在大学里主要是学机械的,汽车车辆工程就可以来把一辆汽车研发出来,但到今天面对纯电动汽车知识不够用了,它不仅是在机械领域,它还跨了电能、电化学、基础材料学像这些学科,这些学科在目前为止必须是一个开放的多元化的才能够实现电动车研发的一个提升,包括信息产业也都开始加快深入。所以我们说对于未来我们的产品规划,在全新平台的开发,我们将以全新的方式来进行,包括跨学科跨产业的融合,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开始走了,还算走在前面吧。

  对于新产品研发的进展还有投放产品的时间,目前正在按照计划在推,时间表暂时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进行进一步的推敲,但是我们相信也请你们相信跟得上中国消费者需要的脚步。

  记者:有不少专家建议北京市放开插电式混合动力的市场,北汽在这方面有没有储备?

  郑刚:国家的政策对于新能源汽车主要还是以纯电动驱动为主,混合动力叫多种节能新能源的方式为辅,从北汽新能源公司的角度来看,我们还是与国家引导的政策保持高度的同步,我们仍然是以纯电动驱动为我们先推动产品的开发作为我们的主体,但同时也不放松对一些新技术的研发。事实上我们在四年前就已经开始对插电式混动等其他形式的新能源汽车的这么一个研发的工作,而且我们也承担了国家科技部若干个科技支撑项目的计划,计划下步来做这方面的投入。基于两点原因我们暂时还没有推出,我想第一点原因还是要相应国家的叫产业发展的引导战略。应该说为什么国家主推纯电力驱动,而不是混合动力,很多人都不太了解,也许媒体宣传的也不够,我想在这儿给大家做一点介绍。

  这也是前期有关国家领导人到北汽新能源进行调研的时候所提出来的,我们也认为确实很重要,国家花巨大的财力来推广纯电动汽车,我认为我们所了解的不光是为了环境保护和能源结构的调整,节约能源,更重要的一条是涉及到国家战略。大家知道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60%,逼近70%。据说有人研究2050年的时候我们将达到85%,数字我这儿是印象,不一定准,但是有学者在研究,等市场到这个的时候,就是说全球那么多的石油资源,绝大多数都被中国所使用,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还有一个数字就是在这么高的石油对外依存度上,中国的叫做车辆使用的汽油已经占到石油总量的,据我了解已经达到70%左右,为汽车所消耗。更重要的一个数字大概是我们从海外运入到中国所有的石油大约80%是靠马六甲海峡,80%来自于中东地区还有北非地区,你们可以回去查查资料,大概10%到15%的样子来自于东南亚,然后5%左右来自于俄罗斯远东地区。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一旦发生一些重大事件的时候,我们可能中国的石油大部分的需求将被遏制在中国国土能够控制的以外的地区,而你再想象一下,中国在大陆上跑的车,一大半将陷入因为没有油跑不动,这对国家的军事、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是难以估算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减少我们的车用汽油的以来,减少我们对海外石油输入的以来,将使我们建设一个叫做新型的大国,构筑一个叫国家安全的这么一个战略体系是有多么重要的位置。战争听起来很遥远,但我听过一句话,如果我们不做好打仗的准备,我们可能就会经常受到战争的威胁。所以我觉得从国家的高层来讲大力推纯电动汽车,而不是混合动力,我认为是有非常重要的国家安全的战略考量,所以从我们的汽车企业来说,尤其是国有企业,当然要响应国家的最高的战略的需要。

  对于混合动力我们是这么看的,作为一个企业尤其是自主品牌的企业,在我们资源目前还不是特别充足,在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倾向于集中有限的资源,去把一个技术方向的有限的几个平台产品把它做好,做好之后再去做其他的产品。丰田公司的普瑞斯已经给了我们非常好的案例,一款产品打天下,是吧?目前是全球销量最大的,也给它创造了巨大的丰厚的利润,所以对于汽车来讲,我们认为千万不能好高骛远,千万不能想法太多,什么都要干,认为什么好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最后的结果太多的事实证明了什么都干企业最后往往都是干不精干不好,反而集中精力把一款或者几款有限的几款产品做成精品,做成全部产品,而且生命周期尽量的拉长,我们认为这才是比较靠铺的选择,所以我们不评价别的公司怎么做的,我们只说我们自己,我们希望把纯电动车做好,做到中国最好,做到全球知名,这是我们的战略选择,战略就是选择,选择就是剔除,市场诱惑太多,所以作为战略来讲,重要的不是我们干什么,而是我们坚决不干什么不尽如什么产业,所以这就是我们一个基本的态度。

  价格快速下降将成新常态

  记者:现在E150越来越成熟了,用户购车成本在优惠,但是针对去年120名用户来说多少都觉得感情上受到伤害,他们花了更多的成本购车,电池容量也少,北汽对待这样的用户现行者有没有什么补偿措施呢?

  郑刚:从历史的发展来看,每一个商品都有升级换代的,叫做产品生命周期,周期上看所有的东西都有从产品的初级阶段到成熟阶段到高级阶段,最后到被淘汰的阶段。不光是汽车,你使用的手机大哥大,我记得我的第一款手机是摩托罗拉大砖两万块钱一个,没两年就变成了一个折叠式的小的,那叫什么型号?6500还是多少,再接下来从模拟信号变成了数字手机,从数字手机变成了今天的智能手机,多长时间呢?也就刚刚才二十年的时间,二十年的时间技术发展变化确实很快,这个你得承认啊,所以我刚才为什么说新能源车和传统车相比是一个颠覆的,它的颠覆是技术进步和开发速度上已经远远不是传统汽车的节拍。

  我给大家报告一下,汽车工业发展了125年,将近130年,纯电动汽车发展了有40年的历史,在汽车的发展史上,按照一款汽车研发,技术进步的时间来算,在前五十年,大概是15年换代一次,有一次的技术进步,后50年的前半段以十年到八年为一代产品进行换代,到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以后,这个速度开始明显加快,开始六到八年一代产品,那么进入新世纪之后,尤其是经历了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全球各大世界厂商开始加快了技术研发和开放市场的速度,现在平均大概是4到5年传统车的一代产品开始淘汰。但是新能源汽车的出现开始有了颠覆,据了解从特斯拉的两款产品研发的速度开始,纯电动汽车通过新的方式已经将产品研发换代的速度从过去传统的四到五年,缩短到两年一代,两年开发一代新的产品,那么事实上德国街头滑板公司的亚琛工业大学一个教授,用全新的项目管理的模式和全新的重筹重研的方式来进行了新的技术革命,用一年的时间有研发出了一个新的产品,从一个IDEA到一个新产品的诞生,所以我们过去对传统汽车所有的理解和想象,到新的时代都已经改变了,这些改变不光是我们厂商需要变的,媒体观察者需要变,消费者也要逐渐的适应,消费者适应快销品,适应家用电器产品和信息类的产品都比较容易适应这个,叫快速进步比较适应,比如说开始卖的诺基亚开始,从诺基亚的手机然后换到了…诺基亚被谁干掉了?算是苹果吧,然后苹果有人换了小米,到今天很多人买了诺基亚,因为诺基亚低端市场上仍然有卖,到了今天诺基亚这个公司这个业务卖掉了,这个业务都倒闭了,但是买诺基亚产品的用户很少有集体去向诺基亚要求索赔吧?为什么呢?在快销类电子产品人们已经接受了,叫做不断的技术进步更新换代和不断的产品价格的下跌,IT也是这样每四个月换一次,每一个季度产品按15%的成本在下降,所以为什么纯电动汽车和传统汽车不一样呢?在某种程度上讲,我刚才说了它是一个跨学科的产业,因此某种程度上讲它也开始引入和具备了一些互联网电子类和快销类的产品特点,那就是技术进步的快速出现和它的用户的大量的累加,实现了它的制造成本和价格的快速下降,这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常态或者叫新常态。

  习主席最近在谈我们要适应世界发展的新常态,对汽车产业来讲也要有这个新常态。过去买车的消费者买了一款车,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还能看到,新车出来和传统车差不多,价格也差不多,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时间问题呢?有人思考过吗?当一个汽车产品上市的时候,一年年产几千台上万台的时候这个价格,和未来年产数十万上百万台的价格,如果还是相差不大的话,我不知道消费者对这个厂商是如何做评价,您是认为它坚持原来的价格是有良心的企业,还是它应该按照它实际大幅度下降的成本来定出合理的价格是有良心的企业?我把这个问题问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