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江苏宜兴多名前官员办驾校 民间资本难入场

发布时间:2015-05-22 09:06:2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关璐

  宜兴市交通职校的大门挂着两块牌匾,一块是“宜兴市交通机动车驾驶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另一块是“中国共产党宜兴市交通局委员会党校”。

  2015年全市只有一个办驾校的“指标”?在江苏省宜兴市,当金峰意识到这一点时,数十万元投资已经砸进去了。

  他知道,《道路交通安全法》2003年已经提出“机动车的驾驶培训实行社会化”,按理说,办驾校早就不需政府给指标。但他又不知道,12年后的今天,如果“驾校社会化”在一些地方完全照着做了,可能反而会被认为是一种改革。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迟来的民间资本入场艰难,已有驾校却不乏官方色彩——宜兴目前的9家驾校中,至少6家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如今或曾经为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国家机关,甚至是交通系统的前任一把手。

  站在驾校王国面前,金峰不知道那个允许他进入王国分享蛋糕的指标,什么时候能到来。

  2015年全市只有一个驾校指标

  金峰原本以为,自己赶上了简政放权的好时候。

  2014年8月,江苏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江苏省工商登记前置改后置审批事项目录(第一批)》。其中,“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由前置审批改为后置审批。

  这意味着,以后的新办驾校,都可以先获得工商营业执照,再去交通部门办理许可证。此举被认为能激发市场活力,国务院2014年11月发布的“先照后证”的审批调整清单中,也把驾校列入其中。

  一直想办驾校的金峰迅速租下数十亩土地,并且雇人做了土地平整。但当他拿着工商营业执照去交通部门办许可证时,却遭到了拒绝——宜兴2014年没有新增驾校的指标。

  新增驾校需要“指标”,这种做法与2012年江苏省宜兴市出台的机动车驾驶人培训管理办法有关。办法规定,申请从事机动车驾驶人培训经营活动,必须符合本市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行业发展规划。

  “《道路交通安全法》已经说了,机动车的驾驶培训实行社会化。为什么还需要政府制定规划,限定某一年可以发展多少驾校?”金峰对此不理解。

  宜兴市运输管理处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并不是对驾校数量的限制,而是一种引导,“现阶段不会盲目地发展”。

  制定驾校发展规划并不是宜兴的专利,江苏省全境都是如此。这样的做法在全国其他省份也有,地方政府通常以避免行业恶性竞争、保证学员利益为由,限制某一年度或某几年度的新增驾校数量。

  金峰所期待的指标,在不久后到来。2015年3月,宜兴市运输管理处发布《宜兴市新办驾校市场准入招标公告》,决定在宜兴市下辖的3个乡镇区域范围内新办驾校。不过,数量只有一所。

  宜兴市运输管理处周姓副主任介绍,这也是宜兴市第一次通过招投标的形式新增驾校,目前共有4家公司竞标。

  中国青年报记者掌握的一份《宜兴市驾培行业情况及驾校投资风险告知书》显示,目前宜兴市共有驾校9所,各种车型的教练车共550多辆,各类教练人员近千名,年培训能力近4万人。

  宜兴市运输管理处在《告知书》中提出,由于驾培行业市场波动性较大,全市驾校服务承载能力尚有剩余,加之今后驾培行业的政策和教练车投放方式等变化,给新办驾校投资带来了许多不确定因素,投资建设驾校存在较大的风险。

  金峰在这份告知书上签了字。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