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星期一

郭振甫代表:节能减排应先治理传统汽车排放(2)

发布时间:2015-03-15 17:00:03  来源:中国网汽车  作者:关璐  责任编辑:关璐

    提升个人可支配收入 拉动汽车消费

  中国网:请您先介绍一下您在今年两会上的议案?

  郭振甫:今年两会我的建议主题部分是“面对中国目前经济形势下行,如何发挥消费基础性的作用”的建议。我长期在基层工作,对于社会的各个阶层认识应该是有一定层次吧。中国工薪阶层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特别是最近这十几年,中国GDP增长非常迅速,社会财富也大幅度增加,总体来讲,我们这么多年经济的发展,主体部分得益于投资出口,当然还有我们的人口红利。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在对工薪阶层的收入分配上可能是比较偏弱的。我比较赞同一个观点,目前我们整体经济下行还是结构性危机的一个过程,我们先分析一下中国工薪阶层的消费具有什么样的特点。

  我们知道所谓的工薪阶层大部分要么是技术人员,要么是技能人员,要么是一般的经理层。他们都是社会财富主体创造者,也是这个社会主体消费者,也是这个社会创新创业的主导者。他们要谈恋爱,要养孩子,要养车,还要养房,他们自己本身还有很多学习、娱乐、生活、各个方面的诉求,很多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所以他们的消费是全方位而且是即时性的,对于很多工薪阶层来讲当月发的工资,特别是年轻人当期就消费完了,而且他们的消费大部分都发生在国内,也就是说主体部分是我们的自主品牌,同时如果说他们的当期可支配收入是按预期进行增长的话,他们也会按年去买房、买车,甚至去改善性住房,改善性地逐步提高自己的消费层次。所以,我认为他们是消费的主导力量。

  从发挥消费作为拉动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手段的话,特别是在目前我们投资和出口遇到阻力的时候,我们也不能这么发展的时候,特别在目前这种结构调整的时候,创新创业的时候,我觉得有效地增加他们的当期可支配收入,对当今经济发展是一个非常关键性的推动性作用,这是我这次建议的一个主导出发点。

  中国网:您这种减负归民的做法会不会给国家的财政带来一些负担呢?

  郭振甫:我觉得恰恰相反,这块就看我们是怎样的切入点,如何面对我们现在面临的下行危机,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年下行的危机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严重一些,我想很快这些数据都会再出来,尤其对今年的下半年会更加困难一些。面对目前的这种情况,我们先来说我国目前的统筹养老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大体来讲应该这么看,如果从企业层面来看,如果企业的人工成本是1.7,按预算把人工成本做到1.7或者170%,那么员工大概能拿到手里的钱只有72%,也就是说不到50%,我说拿到手里的现金。

  刚才我说这些工薪阶层他们是消费的主体,财富创造的主体,而且是大多数,我们应该有5亿的一个群体。我们的养老保险里本身就有统筹这一项占28%,一般的人来讲国际平均水平是10%,警戒线是20%,单从这一项来讲这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降低幅度。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原先的各项保险里面有些东西是值得再探讨的,比如说生育保险,这个保险对生育到底还有多大的作用,能不能回归到它的本质,是不是可以直接合并到医疗保险里去?比如说失业保险,到底对再就业有什么样的作用,特别是现在又强调大家创业的时候,而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大的作用?还有工伤保险,结存余额这么高还要按比例去做,为什么不能把这些钱变成这些工薪阶层的当期可支配收入,也就是让大家手里拿到的现金更多一些。

  正是因为这种比较高的五险二金的比例,实际情况是这样的,现在相当一部分企业都是想办法要么少交,要么就是不交,如果我们把它调整到一个合理的程度之后,我觉得看看我们到底能得到什么。第一,我说他们的消费具有即时性,可以预期他们还有持续的增长性,同时他们大部分人在国内消费,而且是自主品牌,这就能够迅速拉动数万亿的内需,而且他们的消费是全方位的,它不像某一个群体。比如小孩是什么样的消费,老人是什么样的消费,他们的消费是全方位的,无论是教育、娱乐、餐饮各方面全方位的这样一种消费,数万亿这种迅速的消费就能够拉动我们GDP的增长。同时,如果说这些消费合理的话,我们社保部门就可以加强监管,全社会缴费的比例和人数就高了。我们也做一些简单的统计,但具体我们不知道,我们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到底多少人是按比例、按时缴纳的,但客观上我知道的很多企业是尽量的少交或者不交。

  如果这个比例合适的话,很多企业就交了。还有本身这个经济的发展,就会促使经济这种良性的循环,这种总量不就做大了吗?国家在财政收入这块来讲还是靠经济发展的,跟社保还是两码事。当然我们应该考虑到社保里面,这样有可能会有一些缺口,但是基层的人很难测算,因为我不掌握很多数据,如果参数合理了,缴费比例合理了,大家都交的话,不再不交或者缓交,是不是就可以弥补一部分,同时GDP增长了是不是又能弥补一部分,这样是不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需要一个测算。但不管怎么讲,社会统筹的改革应该也是迫在眉睫的,事实上整个社会统筹的五险二金的比例,它的本质其实是平衡员工、企业、政府之间关系的手段,也是平衡今天、昨天、明天之间关系的一个手段,应该把这些参数调到一个合适、合理让大家各方都能够满意的一个程度。

  在经济下行这个阶段要采取一些特殊的措施,我觉得也是完全可以考虑的,而且刚才我讲了有些具体的,比如像生育、失业、工伤保险,它很明显有失偏颇,有违公允的,确实应该进行整理,包括我们过高的住房公积金,一定要想办法变成大家当期可支配的收入。同时,国家确实已经在着手进行统筹改革,比如如何让它保值增值,比如社会中央财政是不是应该拿出一部分钱,比如国有资本的收益是不是应该注入一部分,这样的方案一直在研讨当中,我觉得综合这些因素,不但不会有什么影响,反倒会有效地拉动整体经济的发展。特别对制造业来讲这就更加明显,制造业这里面不只是说,我说我们结构调整的主体是谁,创新创造的主体是谁,还是这些员工,如果这些技术人员不能安心于做制造业,不能安心于去提高自己的技术,提高自己的研发能力去做创新,我们的技能人员不能够安心于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大家都在想着从制造业里跳出来,那么这个社会我们谈结构调整又从何谈起呢?反过来员工稳定,如果我们调整的是总体五险二金的比例,客观上也等于增加了企业的收益,员工的稳定本身就是企业创新创造,进行技术升级和产品升级的最大的一个推动力,这个绝对是相辅相成的,它是非常有助于目前我们企业走出困境的。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